何刚纽约病理刀客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8月12日 2018

医网情深:一个国内第五年医学生的纽约实习小结——在美国行医之路(23)

打开APP

医网情深:一个国内第五年医学生的纽约实习小结——在美国行医之路(23) YC Jiang  (刀评:一年前,小同学来实习写的实习经历感受,虽然一个月的蜻蜓点水,但我看得出她是非常细心认真思考的。实习感受不仅仅是学了一点技术知识而已,而是很有深度的观察、分析和思考!如此小小年纪,却比不少大同学看问题更全面!值得许多同学学习,再次转发,供已进入申请和面试今年美国住院医生的同学们借鉴和参考!另外,也祝贺她已得到内科面试通知![玫瑰][强][胜利]) 为期一月的纽约实习结束了,我很感激此行填补了对于如何当医生以及未来面临的面试的空白。作为一名国产医学生,我在此分享作为“速成鸡”,我了解到我们与”走地鸡”的差距和自我思考。   自我定位:尚未来美国之前,我常和考U小伙伴吐槽米国4+4的MD之路之漫长,对于我国“速成鸡”式的医学培训沾沾自喜:花更少的钱,拿一样的MD。然而AMG接触医疗之早是我尚未预料到的:在实验室里一枚大一的premed学生,早在每年暑假就参与到切片的染色、分装等工作。别说报考医学院之前,就连我到了大二,我也没有半毛钱参与临床相关的工作。而AMG的本科学历很多为neuroscience,biology,甚至就是premed,在他们进入postgraduate的医学训练前已经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其二是作为CMG、我们所处的地位:在米国本土AMG、加勒比海的AMG、有绿卡的IMG、南美的IMG、巴基斯坦、印度IMG后,才是我们CMG。由此可知在你与他都是一张白纸的时候,别人就已经跑在你前面。因而作为CMG,我认识到不应为这来之易的MD而沾沾自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无论在哪个境地都是如此。   对病理医生的误解:  我上大三的时候还是很喜欢病理课的,无奈当时的我已经接触了goljan pathology,所以我知道课上老师讲课深度/广度其实连对付step1都不够,更何况要成为一名病理医生。在我国,病理医生很常被当作“技术员”,对于毫无背景的我的家人而言,他们对此嗤之以鼻。而对于我一个医学生,我知道我们学校病理的研究生多是调剂过去,并非他们本愿。在临床上,我并不认为临床医生能读懂一大片免疫组化以及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些免疫组化。还有外科取样上,这个教授可能淋巴结组全部分好,作好标记。那个教授不care淋巴结的位置,把标本放在一起。这就导致了同一个肿瘤病人,不同的教授手术,最后病人的诊断、分级、分期是不一样的,接踵而至的后续治疗当然就也完全不同。 在纽约,我看到了病理医生实际上不是只看片子,他们不仅要跟取标本的医生(如GI doctors/surgeons)沟通,也要给予这些医生诊断上以及治疗上的指导。他们对样本会选择性做免疫染色、或其他特殊染色。而我知道自己学校的老师因为顾忌免疫染色昂贵常常只能试一步做一步。除此之外,他们的“pathology”是也囊括了我国“检验科”以及“法医”的工作。比如:细胞学、血液检验、分子遗传FISH的解读,以及医院内非正常死亡的尸检、还有一些参与到刑事案件的尸检。 再其次,我了解到了病理医生在独立行医后工作较其他专业更加轻松,Dr. He曾说他在加拿大行医时候一天只有12个cases, 医院还不让多看片子。看完cases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充实自己,打球、种菜、读书。相反如果是surgeon,可能早上五点半就在病房开始round,几天没能正常睡觉。因而pathologist这个职业相比更加“续命”。   对于诊所的误解: 国人一提起诊所,“黑心诊所”和“赤脚医生”等词便会一涌而上。实际上在美国,只有很有能力的医生,完成了正规的医院的residency/fellowship,再在大医院里做N年chief attending或者teaching hospital当医生和professor后才有能力和信心开诊所。他们的门诊(outpatient)不属于医院,需要自己交租金租诊室,请case manager以及medical assistants帮你做看病以外的事情。像在GI clinic需要做胃肠镜,还需要另请麻醉医生进行sedation。需要自己购买病床/内镜,需要雇佣清洗内镜,辅助操作内镜的护士。全然不像国内的模式:所有的门诊依附于医院,每天上门诊的医生不固定,看完门诊回inpatient接着干。   关于隐私: 李彦宏曾说”中国人更开放,愿用隐私换效率。“ 此话一出蜚语四起,怨声载道。实则是这大白话在我国医疗上同等适用。没有贬低之意,医疗占GDP的5.5%(米国是17.1%,源自2015年wiki数据)上,我国医务人员能诊治如此多之病人实属不易。在米国,所有带有病人信息的纸张,要么碎纸机吃掉,要么自己保存好,否则一旦信息泄漏,吃官司指日可待。比如附带在病理切片上病人的保险/社会安全号码的纸张,以及说明病人病史的纸张都要扔到碎纸机里。还有病人的各种影像资料也是归病人所有。我想起我们医学生在学校医院轮转,拍下病人病历然后抄三份交见习作业是习以为常。病人的身份证/手机/住址实际上是毫无保护的。我们在学校里也没有这个意识去主动保护病人的隐私。 在米国做结肠镜,什么时候扒下病人的裤子都有讲究。护士会等麻醉医师将propofol推入并等待麻醉医师确认病人sedation后才会扒裤子。因为在病人清醒的时候扒下裤子,病人下意识觉得十分尴尬,本能把裤子拉上。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尊重病人的观念点。不过这点对比我国没有任何可比性,因为我们的结肠镜检查,基本都是病人全程清醒的时候做的。   关于面试: 围观了好几位一同实习的小伙伴的mock interview以及听Dr. He的讲解评点,我深感在美国当医生,绝不只是你的成绩足够好就会有医院青睐你,还需要你的personality足够令人喜欢。如果医生给予你面试,那么一些硬性条件比如毕业年限、step1/2分数都是够上面试官的法眼。剩下决定你到底进不进得了这个住院医生培训program和你面试的时候与面试官交谈的情况极为有关。   面试官可能是PD,Chair或者是Attending,他们也不想象审犯人一般一问一答,他们首先希望的是:你是个好相处的人,你是trianable。这就足够了。话虽如此,对于口才不好的CMG们实为很大的鸿沟。相比南美IMG的伶牙俐齿,能言善辩,我们分比人家高却并不见得有优势。我所受的教育并不主张个性,并不主张有自己的思辨能力。然而这都是PD想要的东西。   关于语言: 不出国门真的不知道自己英语是有多烂。英语烂就算了,碰上全程说spanish的,我只好一脸懵逼。然而我实习的clinic的中国麻醉医师会五种语言,能用西语问病史。所以认知自己有多渺小,也不枉此行。 最后再次感谢lisa和Dr. He、Dr. Jing、Dr. Chen在这一月里的帮助。也希望这篇吐槽文能对后来人有所帮助。 8/12/2018 于美国 美國病理會診中心: http://ampathology.com service@ampathology.com 美中醫學教育網/網絡老刀會: http://physicians.cmgforum.net http://dok.cmgforum.net 微信號:dok2401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2154 投诉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热门评论
写评论

糖水作者
关注本文作者,TA的更多作品
何刚纽约病理刀客
创作 590 粉丝 563
关注
查看个人主页
推荐原创
我写我读,原创是内容的灵魂
浏览更多内容
糖水App | 糖水小程序 | 糖水PC版本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20 糖水APP

忘记密码
0
收藏
投诉
取消
操作
发送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